搜尋
  • Dada Kim

原來仙草長這樣!跟著多多去看臺灣仙草的故鄉!

已更新:2021年11月2日


圖一:在仙草田中的多多與張阿伯

〔序〕

去年車過新竹,好友阿泰對我們說起新竹有仙草之時,我便暗自將「拍攝仙草」寫在一張黃色的便條紙上,貼在我褐色筆記本的第一頁。

那裡貼著一些需要等待季節才能拍攝的主題,而仙草就是其中之一。



一、尋找仙草之旅

轉眼來到秋季,是仙草大盛的季節。

聽說臺灣仙草年產量400噸~500噸之間,但從東南亞會再進口800噸~1000噸的仙草。

看到這個數據的時候,我只有一個想法:


臺灣人也太愛吃仙草了吧!


我們種了四五百噸的仙草,然後再進口一兩倍的仙草進來。這些仙草真的都被吃掉了嗎?

此時看著約我出門吃仙草凍的多多,想著,也許真的被我們吃掉了吧。

圖二:多多仙草凍之主觀視角

〔美食地址〕

仙仁嫩仙草:台南市安平區華平路713號


二、前往仙草的故鄉-新竹關西

圖三:天氣狀況並不是太好,我們遇上了幾場大雨


我與多多還有阿泰一家從桃園出發,前往新竹。

在到關西鎮農會前時,我們有好幾次因雨想要放棄拍攝,但阿泰告訴我們,就快到關西了,讓我們不要放棄,於是我也想著:即便無法拍攝,我也要到關西鎮農會,先跟之前聯絡過的陳主任打聲招呼再走。


抵達農會之後,陳主任並不在辦公室裡。經農會同仁的帶領下,我們來到了農會後方的小公園,陳主任正在認真的除草,聽不見我與多多的呼喊聲,此時我們兩個開始有點不好意思,是不是我們影響到人家的工作了。(所以我們站得遠遠的,不好意思靠近)

圖四:拜訪關西鎮農會陳主任(害羞的我與多多)

沒過多久,陳主任停下了手邊轟隆作響的除草機,親切地向我們打聲招呼。但它也告訴我們,因為關西幾日連雨,農民們不太會在雨天到田中耕作,但他還是願意帶我們到田中看看仙草。


圖五:跟著陳主任一起走的我們

陳主任很熱情,從動作裡看得出他是一位很熱愛自己工作的人。他與同事開著吉普車帶著我們前往未知的仙草田。

現在回想起來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,我至今仍然不知道我們能怎麼再回到那個地方,就像漁人誤入桃花源一樣。


圖六:好幾次看不見陳主任的車尾燈

三、見到仙草的廬山真面目

圖七:田旁的拍攝準備

陳主任的車突然停在田邊,然後我們環顧四周,以為陳主任臨時停車,沒過多久後,陳主任突然告訴我們可以下車了。


我們停在田旁,我們以為田裡的是一片雜草,定睛一看才發現,那些小草一簇一簇地擁有自己的生長規律。我們這才仔細地意識到,我們抵達了我們的目的地:關西仙草田。

圖八:如果不來看,我們真的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是仙草

我與多多在仙草田旁快速做了一個開頭,陳主任正在與他突然遇見的一位農民聊天著。

陳主任告訴我們,這位農民姓張,是關西鎮種植仙草最久的一位,並讓我們稱呼他「張阿伯」就好。


張阿伯擁有著過往新竹豔陽下的黝黑膚色,但膚況非常好,毛孔很細,只是眼角旁有些歲月留下的刻痕。我與多多靠了過去,張阿伯講著音調濃厚的北客家話,身為身長在閩南語系家庭裡的我,和遠從千里外而來的多多自是無法聽懂張阿伯的客家話。


圖九:樂觀又開朗的85歲張阿伯

不過這個困境很快就化解了,也許是張阿伯發現我們沒聽懂他說的客語,所以自動轉換成了中文。一旁的農會同仁說著「張阿伯85歲了」。


張阿伯也附和著:「我85歲了,工作還很厲害喔!」


「85歲!」多多先是吃驚地轉過頭來看果,我也吃驚地大喊:「85歲!」


然後我們同時從口中蹦出:「是不是仙草的效果啊!」


張阿伯自己似乎也覺得是仙草的效果,然後告訴我們他常喝仙草,箱子裡頭都是仙草。

接著他摘下了一小段仙草給多多,告訴多多:


要知道仙草的效果,搓揉就好,仙草會越搓越黏。

多多接過那一小段仙草在食指與拇指間搓揉,不久驚呼著,仙草的膠質確實黏住了她的兩指,這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體驗。


然後張阿伯又問我們,要不要看一株仙草,我們起初想著的是一株仙草,大概就像小蕃茄的植株那樣,結果又完全打破了我們的無知的想像。


張阿伯拿起鋤頭,翻起一大片仙草一劈。真的無法形容當時張阿伯翻起仙草時的驚訝。

原來一株仙草,其實是一整簇才對,絕非我們在認知裡的庭園植物。


張阿伯翻開仙草,再到連根拔起仙草,動作行雲流水,然後用著客家話自信滿滿地像我們說著:

這就是一棵。

此時我與多多才真正認識了仙草的樣子。

就是這樣放在田裡曬乾
圖十:成堆的仙草

圖十一:仙草本尊

說實在細看仙草,還真的有點像「薄荷」,只是薄荷面的紋理比起仙草來得更有皺摺感。


四、九降風與仙草


張阿伯拔起仙草後,就這樣放在田中,他告訴我們仙草要曬乾才可以使用。

接著他就談到了一個耳熟能詳的名詞「九降風」


小時聽九降風,並沒有特別的想法,只知道九降風在新竹是很強的風,但今天從張阿伯口中聽到九降風時又是另外的感受。


張阿伯開朗且大聲地說著:「那九降風來很好啊!

我才知道九降風對於當地仙草農民的重要性,且是如何地貼近他們的生活,他們盼望著收成仙草的季節來一陣強勁的九降風,幫助他們風乾仙草。


九降風之名,最早被紀錄在清代康熙三十三年(1694年)《臺灣府志》卷七〈風土志〉之中:


九月則北風初烈,或至連月,俗稱九降風。

另外在《淡水廳志》裡又記載:


重陽前後三四日忌九廟風,又名九降風。凡颶風多挾雨,九降恆不雨。每望浪色如銀播空疊起。名曰起白馬不可行。

九廟之名由來尚為查詢到,但九降之名,卻是來自於「九月」「霜降」之意。指的就是九月霜降之後的風,此時受到科氏力的影響,開始吹起東北季風,加上新竹得天獨厚的地形,導致當地風勢猛烈。


按蒲氏風級表來計算,九降風的風速每秒可達20公尺,幾本上可達輕颱的等級(每秒17.2~32.6公尺)。


未來到關西之前,其實並不知道仙草與九降風,此次來到此地後,讓我與多多有了更深刻的體悟。

※另外,回來之後才知道,原來仙草真的有很強的抗氧化能力,可以減緩細胞老化,帶走自由基。看來真的要多喝點仙草茶了。


附上多老大的回眸

後來我們回到關西鎮農會購買了一些仙草有關的產品,於是開心地回家了。


感謝觀看文章到最後的朋友。

如果還沒看我們此次探險影片的朋友,也歡迎點擊下方的圖片,到我們的YT上觀看喔!




#金多多 #關西 #仙草 #多多的探險 #新竹

#跟著多多一起走



〈花絮〉


後記:

依舊希望我們能藉由每一次的拍攝,認識這個世界,並也將這些良好的人、事、物分享出去。

292 次查看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